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双赢彩票 > 非线性导航 >

军事思维模式的线性与非线性

发布时间:2019-05-15 08:16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线性与非线性原是一对数学概念,近年开始向军事学、经济学等领域迅速蔓延。由于非线性的外延太宽,难于界定,故均采用先定义线性方程或系统,然后再指出凡是不符合线性条件的,都属于非线性方程或系统。线性方程或系统必须具备两个条件:一是比例性,即方程或系统中每个独立因素作用的结果都与总作用的大小成比例;二是叠加性,即方程或系统作用的总结果等于各因素作用结果之和。例如一般国民教育,学生的学历与学习时间成比例,高考成绩为各科成绩之和,所以是线性系统。但我军指挥员的培养,分为初、中、高三级,分别训练连、团、军三级指挥员成阶梯式(非比例的),学员入学采用选送制或推荐制,不是成绩的叠加制,因此属于非线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,苏联在反攻的决定性阶段,将红军在南北两千多公里的战线上,自东向西推进,连续组织了十次战役,平均每一个月打赢一个战役。十次战役结束后,战线北端,红军攻占了挪威;中间逼近了华沙和东普鲁士;南端则解放了匈牙利、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,共歼灭德军138个师。这基本上属于线性的作战模式。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洲战场,美国海军上将尼米兹率军进攻日军占领的太平洋岛链时,并非逐岛争夺,而是采用“蛙跳式”战术,则基本上属于非线

  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初期,于1946年总结七、八、九三个月的战绩时指出:在向解放区进攻的“全部一百九十几个旅中,过去三个月内已被我军歼灭二十五个旅”。“今后一个时期内的任务是再歼灭敌军约二十五个旅”,然后再“歼灭敌军第三个二十五个旅。”战争的实践证明,上述作战计划,果然如期完成了。这种计算方法,就属于线性军事思维模式。但在解放战争中期,电令东北战场的:“置长、沈两敌于不顾,直攻锦州”,就又创造了非线性作战模式的经典战例。其实,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的“三大战役”也都是非线性作战模式的杰作。尤其是“和平解放北平”的战果,竟达到了《孙子兵法》中“屈人之兵而非战也;拔人之城而非攻也”的“善之善者也”的程度。孙子曰:“凡用兵之法,全国为上,破国次之,全军为上,破军次之。”用现代信息论的观点诠释孙武的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属于0-1型机制,不战是“0”;“全国(或全军)”是“1”。0-1系统是典型的非线性模式。提出的“伤其十指,不如断其一指”的作战原则,也是0-1机制,也是比较典型的非线

  线性模式的关系简单、运作方便、演化渐进、风险较低、易于预测、确定性强。如“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;”“先打分散弱小之敌,后打集中强大之敌”;“堡垒主义”、“寸土必争”;“消耗战”、“集小胜为大胜”、“以空间换时间”等,大体都属于线性作战模式。非线性模式的关系复杂、运作困难、演化迅速、风险较高、不易预测、不确定性强。如“不计一城一地之得失”;“迂回包围”;“大踏步前进,大踏步后退”;“集中兵力歼灭敌有生力量”;“速战速决”;“歼灭战”;“斩首行动”;“远程突袭”;“外科手术式的打击”等等,大体都属于非线性作战模式。军委提出的实现我军现代化建设的跨越式发展,应是典型的非线

  线性作战模式与非线性作战模式,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。非线性是一般,线性是特殊。严格地讲,没有绝对的线性。在不同的客观情况下,只要能审时度势,正确选择、运用和创造,都可以打胜仗。孙子曰: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,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。”

  非线性方程的解或非线性系统的运动,有一个重要的特点,就是同初始条件(或边界条件)有关,初始条件不同,它们的解或运动规律,会有很大的不同。公元208年中国长江上的“赤壁之战”,正是由于江面初始条件为“东南风急”,边界条件为“操军方连船舰,首尾相接”,才造成“羽扇纶巾谈笑间,强虏灰飞烟灭”,使曹操80万大军覆没。否则,“东风不与周郎便”,出现“铜雀春深锁二乔”的历史结局,也未可知。20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非线性科学的研究进展证明,非线性方程的解,不仅与初始条件、边界条件有关,而且具有极端的敏感性。美国气象学家洛伦兹在解算大气运动方程时发现,输入计算机中的大气参数初始值,稍有不同(小数点以后第6位的四舍五入),都可以使计算机的输出有很大的变化。因此,便有人戏言:“大洋此岸的蝴蝶扇扇翅膀,大洋彼岸就可能产生一场飓风。”这就是著名的“蝴蝶效应”。

  战争史上,由于细小的失误,而造成大败的战例,屡见不鲜。战争越现代化,这个问题越突出。在未来战争中,洲际导弹和航天器的发射,将有举足轻重的作用,甚至可能影响战争的全局。巨型火箭、宇宙飞船上有几十万个元件(航天飞机上有200万个元件),如果每个元件的可靠性为99.9999%。则整机的可靠性仅为37%。要想使整机的可靠性达到小数点后四个9的水平,则每个元件的可靠性必须达到小数点以后十个9的水平,即100亿个元件只能有一个不可靠!这是根本无法达到的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航空、航天系统的关键部位,大多配有双套或三套相同功能的设备,使它们并联或串、并联运行。

  以线性模式运作的系统,往往是确定性的输入必然产生确定性的输出。以非线性模式运作的系统则不然,确定性的输入未见得产生确定性的输出,其输出往往具有不确定性。在战争中,这是经常出现的问题。因此,克劳塞维茨有一句名言:“战争是不确定性的王国”。公元前二百多年中国著名的楚汉战争,西楚霸王项羽“七十二战,战无不利,忽闻楚歌,一败涂地”。然而,两千年以后,却演绎了迥然不同的历史命运。解放战争期间,胡宗南部进攻陕北,主动撤出延安,率“昆仑纵队”撤至黄河岸边,亦未东渡黄河,而是反转180°,从追兵的间隙中穿插过去。在陕北一边与胡部周旋,一边指挥全国战场,结果取得了全国解放的伟大胜利。

  战争的本质是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的统一,而历史则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。在冷战期间,谁能料到苏联集团的突然解体,分崩离析。在冷战后的“一超”世界中,谁能预料由于“9·11”事件的突然爆发,美国又发动了一场全球性的反恐战争。反恐战争今后的结局目前也很难预测。难怪美国近年的各项战略研究报告,均把安全威胁的不确定性,列为当前形势的最大特点。其实,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的统一,主要包含两个方面:一是确定性中的“内随机”;一是不确定性中的“自相似”。在阿富汗和伊拉克,美国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是确定性的,但两国国内的反抗斗争此起彼伏,不断,前景一片混沌,这就是“内随机性”。朝鲜、伊朗的核问题,目前是两个不确定性的问题,可是其实质、特点,以及美国今后可能以武力解决的前景,却十分相似,这就是“自相似性”。从非线性科学的角度来看,内随机和自相似,都是由非线性模式运作而产生的。由此可见,线性与非线性虽然是数学概念,但对于研究战争、战略、军事思维和作战模式,却具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。(黄尊文)

http://green-core.net/feixianxingdaohang/203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